关注“城市群”空气污染

作者: admin 点击数(0) 加入收藏 2014-05-21 11:47:04
2013年07月18日
排放标准本身就有问题,而成千上万个排放源是依据排放标准来排放的

根据官方数据,中国多数城市空气达标天数每年都有增加,然而公众的直观感受是空气污染并未缓解。

中国各大城市的政府部门对空气质量的管理,究竟取得了怎样的实效?3月28日,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发布了一份历时两年完成的《中国城市空气质量管理绩效评估》,给出了初步答案。

关注空气质量与发展速度同时进步的城市

这份由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和马中牵头完成的《中国城市空气质量管理绩效评估》,主要基于公开可获得的数据,对“十一五”期间(2005~2010年)全国281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空气质量现状与变化趋势进行了评估。

空气质量指标包括二级及以上天数(包括达到一级和二级标准的天数),标准为《环境空气质量标准》(GB3095-1996))和趋势、PM10现状和趋势、二氧化硫现状和趋势、二氧化氮现状和趋势,其他污染物或者没有监测或者没有公开,因此未包括在评估范围内。

在281个中国城市中,以二级及以上天数为标准,空气质量好的城市仅占10.67%,勉强达到一成,而空气质量差的城市占75.80%,极差的城市占13.52%。

对于“仅占一成的城市空气质量好”这个结论,公众并不诧异,但更想知道的是好空气的城市有哪些?

“空气质量好的城市中,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城市所占比例较大。在二级及以上天数排名并列第一的16个城市中,人均GDP排名普遍靠后,其中50%的城市人均GDP在200名之后,发展水平最先进的是广东阳江,GDP排名也仅在136名。”报告负责人、中国人民大学环境政策与环境规划研究所所长宋国君告诉《瞭望东方周刊》。

与此相反,空气质量二级及以上天数排名后25的城市,人均GDP排名则相对靠前,其中40%的城市是省会城市,65%的城市人均GDP在前100名。“空气质量极差”的城市中,采暖城市、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城市所占比例大。

“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城市,空气质量普遍较差”报告中的这一总结,是老生常谈却又颇为无奈。在中国大规模工业化的同时,由于过度依赖煤炭的能源结构、激增的城市人口和汽车数量,以及出口加工工厂污染的扩散效应,大气污染物的排放伴随着GDP的增加而增长。

报告发布者认为,在上述背景下,那些空气质量较好的城市,显然有着借鉴其治理之道的理由。

特别是空气质量与经济发展速度同样进步很快的城市。比如河北承德,在2005年以前,空气污染很严重,但在这次评估中,承德的二级天数进步速度排名第三,人均GDP也有明显增长。相比之下,山西大同虽然也有好几种污染物控制指标进入前10名,但其发展速度也有所下降。

有些空气好的城市拥有特殊的地理区位和产业结构,很难被学习复制。“像黄山,工业不发达,旅游业比较发达。比如大庆,城区较为分散,再加上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丰富,属于清洁能源,对空气的污染要少很多。再说深圳,虽然也很发达,但由于属于新兴城市,工业排放不大,因此空气质量也比较好。”宋国君表示。

城市群空气污染存在差异性

中国城市规模不断扩张,区域内城市连片发展,城市间大气污染受大气环流及大气化学的双重作用,相互影响明显。舆论较为关注的是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这三个区域。本次报告针对中国多个城市群进行了较为细致的分析(按照2010年二级及以上天数与污染物年均值排名),首次披露了不同地域之间的城市群空气污染具有的特征。

按照自北而南的方向观察,辽宁中部城市群污染主要集中在重工业城市,包括本溪、抚顺、沈阳、鞍山,以PM10和SO2污染为主,超标严重;氮氧化物虽然达标,但上述工业城市此项指标均处于后30%的水平。

西北部城市是城市空气污染的重灾区。山西中北部城市群主要污染物是SO2,超标率排名均处后30名的水平,尤其以太原SO2污染最为严重;山西关中城市群污染在城市群中最为严重,二级及以上天数排名均在200名以后,污染物以PM10为主,PM10年均值和超标率均处于排名后20%水平。而甘宁城市群与新疆乌鲁木齐城市群污染同样严重,其中白银、兰州、乌鲁木齐均是全国污染最为严重的城市,污染物以PM10与SO2为主。

山东城市群三种污染物的污染也非常严重,PM10污染在大型工业城市尤为明显,其中莱芜、济宁、济南、淄博处于差的水平,其他城市虽处于中等水平,但均排名靠后,且所有城市都超标严重;SO2污染指数,除日照排名在163名外,其他城市均处于排名的后30%;氮氧化物年均值浓度除济南与聊城外,其他城市均排名在后30%。

武汉及其周边城市群主要以PM10污染为主,超标率较高,以武汉和孝感最为严重。长沙、湘潭和株洲三座城市的三种污染物年均值排名均靠后,尤以PM10和SO2超标严重。成渝城市群城市空气污染问题主要集中在成都与重庆两个大城市,主要污染物是PM10 和氮氧化物。海峡两岸城市群污染相对最轻,污染物以PM10为主。

现行空气质量评估模式存在高估现象

尽管空气质量信息公开制度在PM2.5自测事件的推动下已有了新进展,但在宋国君及其团队展开报告调查期间,还是深刻感觉到了近年来信息的缺乏。

“大部分空气质量的数据都可依据中国环境统计年鉴,但我们想找更多的数据,这样才会有更强的针对性,才能进行分类。多数城市都有相关政府部门网站,可是在上面也找不到更多信息,环境质量状况公报一般极少放在网上公开。”宋国君说。

翻开报告书,本刊记者发现全国市一级环保局网站为本次报告“空气质量二级天数数据”(2005~2010年)来源的总共只有10个,且2009年提供数据为零。

在后续进行的空气质量管理研究中,宋国君表示,在舆论倒逼下,中国的空气质量信息相信将会在更大程度上公开,而在此前要做的就是明确标准。

报告中调查的一个案例城市(辽宁某工业城市),其政府发布的环境质量报告书公布的评估结果是,该市2011年空气质量水平较好,在全国287个地级以上城市中的排名位置靠前。但实际的连续监测数据显示,该市在2011年空气质量较差。按照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计算,该市2011年二级及以上天数为235天,全年有130天空气质量不达标。在报告组针对该市的问卷调查中,该市居民也普遍表示对空气质量满意度低。

这就出现一个结果,报告组按照环境空气质量标准计算出的二级及以上天数,比政府发布的环境质量报告书的结果少80~160天。“这个细节以点带面地反映出我国现行空气质量评估模式,存在高估空气质量水平的现象。政府部门对空气质量评估数据处理得不够规范。”宋国君说。

二级标准实质上是指任何一类污染物、一个点都不超标。但现在官方空气质量报告书上公布的年均值、日均值达标率,其实是把各个点的监测值相加,算出平均值再去跟标准比。

“我们是根据定义去计算的,每个点上的污染物这一天都要达标才算是二级,自然分散成这么多点来算,有的点就是超标的,所以二级标准天数就比官方环境报告书里的少很多。”宋国君说。

另据悉,国家层面关于空气质量评估数据的处理细则和规划正在制定中。在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院长马中看来,还有一个更为关键的是空气质量达标的排放标准。

“我们关注最多的是质量标准,是很少考虑我们的排放标准是否可以满足对空气环境质量的要求。空气质量达标的排放标准和我们追求的质量标准并不是对等关系,比如说我们要求PM2.5是75微克/立方米,但是我们的排放标准相比于质量标准来说浓度很高,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达标排放也会造成污染。”马中说,“排放标准本身就有问题,而成千上万个排放源是依据排放标准来排放的。”来源:瞭望东方周刊
.
本文热点词: 空气净化器 空气净化相关资讯 空气净化行业动态 空气净化机资料 空气净化 中国最专业的空气净化资料库 中国空气净化网 空气净化网 空气净化机 车载空气净化器 室内空气净化 净化 净化空气 PM2.5
上一篇:室内空气检测难觅权威机构?
下一篇:焦点直击:政治局给北京下了治理PM2.5任务表
相关内容
产品推荐
编辑推荐

blueair 促销进行中